办公设备维修网
资讯中心 您所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资讯中心 【名柯之柯界财迷】正篇 cp 原创男主x琴酒

【名柯之柯界财迷】正篇 cp 原创男主x琴酒

2024-04-18 00:36:13| 来源: 网络整理

【名柯之柯界财迷】正篇 cp 原创男主x琴酒

第三十五章 暗火

  “我!我……想到了,我故意的。”琴酒开始时的语气还煞有其是,见孩子紧紧抓着自己的袖管一副当真了的紧张样子,临时改了口。

贞与当即送他一记白眼,抬起手臂捏上他清瘦的脸。一日奔忙间,胡茬已经悄然长起,略有些扎手。贞与也没用狠劲,只为表达他无声的责怪。至于怪罪具体的内容,他也不甚清楚。琴酒也不问,干是微笑着承受小孩不痛不痒的责难。

贞与手上动作不停,嘴里絮叨着自己的猜想,“按现在的情况而言,在高架下死的肯定不是MK本人。甚至,MK有可能是个组织……”他话还未完,琴酒随手甩在桌面的手机打断了贞与的分析。手机屏幕之上,短信通知显示的送信人赫然写着:MK。

琴酒和贞与不约而同地相互对视,遂即打开短信查看。信内写着:甜心,不要着急,乖乖等着接受淑女的礼物,合格的绅士不该拒绝淑女的礼遇。

“她适合去当出卷的考官,没人能拒绝她‘合格’的赞扬以及她所谓‘礼遇’。“贞与看完没好气地吐槽着,整个人模狗样的,谁家淑女雇凶飞车杀人的?不过这话说出口实在不雅,贞与还是决定将它憋在肚子里了。

见贞与眉宇低沉,厌恶的情绪就差拿笔墨写在脸上,如此情绪化……琴酒一收原本的笑颜,话说得严肃,“你得习惯。”

琴酒突然的态度转变令贞与始料未及,反应过来的他不知不觉间气鼓了腮帮子。心算自己帮他说话,人倒反过来教训起自己来了。白眼狼!

贞与越想越是不忿,他猛地起身向房间大步走去。两手一甩相抱于胸前,嘴里怒气冲冲地喊道:“习惯!习惯!我这就习惯去!习惯十分钟!期间别让我看见你的脸!”

贞与突然发作惹得琴酒皱起了眉头,刚想出声教育这不懂事的孩子,贞与忽然又在自己房门前停住了步子。他也不回头、也不转身,他是怎样去的,此时原模原样倒带似地走回来。

孩子的气还未消完,琴酒在他身后坐着向上瞧,还能看见那鼓得包子似的脸颊。孩子声音有些扭捏,嘟嘟囔囔地问他,“我突然想起个事,把这次飞车事件套在格兰伯奇头上如何?

还有MK,先前我找公安那个胆小鬼要了份黑客名单,我让希菲跟着这份名单查,果然查到格兰伯奇身边的九条莲和其中一个叫香取野雪的黑客有过交集。可惜动作可能闹太大了,今天收到消息说那人跑了。不过也正好说是他心虚。”

“站得累不?”琴酒打趣道。

“你管!”贞与怒气冲冲地回答。

这炮仗脾气,也不知道随谁。琴酒万般无奈地摇摇头,心说往后慢慢教吧。他徐徐起身靠近孩子,将人拉坐回沙发,嘴里说道:“听你的,都听你的。”琴酒突然的顺从像小猫软乎乎的肉垫一把挠在孩子心上,心里又软又痒。内心奇异的感觉使得贞与有些不自在,他继续说:“现在有个问题,是要勾引一下那群老头发现这点好?还是让他们自己去联想?”

“你说呢?”琴酒刚问完,贞与的肚子轰隆一声雷响,他红着脸,有些尴尬地说:“我想去吃烤串。”贞与眼睛向琴酒的方向转去,虽然心里的火下了七七八八,但面上他依然端着自己的怒意不肯放,他用眼角瞟着琴酒的脸,“你去吗?”

“去。”

……

夜晚的校园相比白天并不算太安静,也不算嘈杂,但人流大多不约而同地向一处汇聚。贞与除了上课、吃饭,几乎没怎么走下过那座城堡宿舍,身边跟着的也无外艾莉和佐藤兄妹。和琴酒深夜上街吃烤串,于他而言是一次新奇且有趣的体验。

他们沿湖边小路而行,树木丰茂,小腿高的草植与湖面交叠一卷剪影画作背景。萤火虫在草地闪烁着给同类的暗号。点点荧光明灭交替得快,就像有无数人按动开光的电灯,让湖边一串的小萤火虫灯你亮我熄,为各位难以入眠的夜猫子演出一场自然的灯光秀。

发黄的树叶掉落,砸在贞与的头上,吓得他一激灵。琴酒在旁边笑得没心没肺的。很快,报应揪着笑声的尾巴而来,另一片黄页正中琴酒的头上,贞与在旁边学着他刚才的样子笑。琴酒惯着他,拂开落叶,牵起他的手,跟着孩子迈不太开的小短腿悠悠地走……

……至于MK大半夜的发消息,要么她要及时删号码数据需要找电脑或者人员、要么就是她人从早上忙到现在。还有一种不太可能的可能,MK也堵车。贞与忽然被自己的想法逗笑了,可惜现实的场面并不可爱。他笑了,悲惨的是他回气的时候呛着辣椒粉了。

就算是贞与拿手捂得再严实,慌张的咳嗽声还是响便了整个夜市,眼泪珠子也不听使唤地一串滴落。周遭的同学对这两位并不眼熟的‘校友’的窘迫场面,报以克制地笑。欢乐的气氛从来凝聚在这条校内小街,今日更胜。

与此同时,远在东京市区的朗姆听着手底下人的报告。琴酒遇袭,是因为他对诸伏景光和卡慕说汇款人已经被抓的事,暗示自己在监控格兰伯奇、还是因为和卡慕提到了MK?MK,一个能知道琴酒和卡慕手机号的人……内奸吗?

朗姆声音低沉,语气不知喜怒,“去,查清楚。明早告诉卡慕,她可以出来了。”扭转局势的一句话在他口中就像平时的家常。就算如此,俯首弯腰的下属也从不敢抬头,只用万分坚定地语气回答:“是!”

第二天,重获自由的卡慕告别她看到一半的轻小说,悠悠然走出组织基地宿舍区。同时烦恼她的早餐该吃些什么才对得起这几天的禁足。思索着,一个念头冒出:她或许可以顺便提点好东西去看看老师。老师……喜欢吃什么来着的?荞麦面?仓库在郊区欸,带过去会变成一坨糊糊的吧?算,反正老师不挑食。我吃啥,他吃啥!嗯!

决定了之后,卡慕从基地提了车,直奔她常去的西点屋。她最爱的焦糖酥皮牛角包!她!来!了!



【本文地址】 转载请注明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

CopyRight 2018-2019 办公设备维修网 版权所有 豫ICP备16040606号-1